秦里

没有故事,也很快乐

天长非地久,来日非方长。bl

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长生可得么?

   “不可。”

 

  许是当年初入江湖,站在山巅上受人指点时没忍住的偷偷打量,记下了他如雪的长发,直到最后犹豫再三想开口询问此人姓名,又想问他到底为什么站在这里指点自己。但此人只是望着山脚下的山庄,并未回应我的注视,半晌后才开口说我快些下去吧,还有人在等我。微微一怔,抱拳相谢后我运起轻功便离开了,第二步时我回头了,山顶上依旧站着那个一身白衣的人,直觉上我觉得他也在看我。

 

过眼的葱郁风光,悉数泛了黄。

这是第一眼

 

褪尽温度的风,无言牵引中便清晰了在此的眉目。

 

后来我踏入江湖,本以为江湖这么大,我是不是还有机会可以再见他一眼,问清那日的事。但人来人往的江湖没有他,甚至都没有第二个年纪轻轻就已满头银发的人,我心中的疑问也越积越多,你到底,是什么人?后来我已经走了很久了,走到巴蜀谜团中,一次和燕大哥饮酒次日醒来后,被告知需要我速赶回唐老太太处,还未落地就已经看到了内心深处埋藏的那抹银白,我落地以后他转过头来看我,他脸上的龙首面具映着冷清的月光,我眼睛莫名的不舒服。后来我看到小白对他如此亲近,又听了唐师姐提出的疑点——但这些到了燕大哥和傅大哥决斗的日子里都被破解了,我听见燕南飞说,今日他便选择做他自己。

后来九华下起了很大的一场雨,秋雨,很冷。谁也想不到最后会飞出那把剑,我本来就跟在他后面不远处,但剑本不在我的预料之内,即使已经拼尽全力扑过去也没有改变什么。当时我的心情极度激动,甚至攥紧的拳头都颤抖个不停,但我仍旧听清了那句:公子说,没用的棋子,弃之———。我知道,心里有些东西已经不复从前了

 

待这月色涌起,谁人轻叩这门扉

我后来走进了青龙会,四盟愿意给我提供这个机会,那么我也欣然前往。最后蓝铮带着我去见了龙首,投靠理由便是已对四盟失望,他同时也嘱咐了我尽量不与龙首说话,我说我记下了。青龙会内部确实不太好走,最后我站在蓝铮身侧,听到他喊了一声龙首。前面的人转过了身——我听见了鞋与地面摩擦的声音。我抬起头来,第一眼看见的是如雪的长发。他带着和那日一样的面具,我看不清他的神情,我很听蓝铮的话,到离开都没有说过一个字,当然他也是。

我们总归还是隔了四盟与青龙会。

 

 

小酌三盏两杯,理不清缠绕的情结

   后来,青龙会与四盟正式开战了,我也说过的,我们隔了半个江湖。最后我们也都失去了太多,我们失去了五毒丐帮神威的长老,冶儿,莫东来夫妇和凌玄师弟。他同时也失去了明月心。

   后来传闻“我”出现在了襄州,开始纵火伤民打砸摊位。蓝铮意识到了可能是薛无泪所为,便带着我很快赶过去了,把和百姓的事情都解决完了又后听说“我”出现在了山里,我们就驾起马一路急奔过去,蓝师兄知道,薛无泪肯定是想做些什么。后来路上起了雾,我努力喊了好几声蓝师兄都没有得到回应,才知道我们是走散了。但我误打误撞走对了岔路,走到山腰上看到了被捆在岩石上的自己。薛无泪见我已到,也并不着急,他变回他的样子,然后问我:“明月心死了,但公子羽并没有。他还活着,你猜他最想杀的人是谁?”

我没有应答,我知道这个问题也不需要我来回答

“是你。”果然。

“你是他没有料到的最大变数,蓝铮背叛他早就知道了,但你....."

他后来说了些什么,但我没有听清,因为旁边突然有了脚步声,是缓慢又让人觉得战栗的,尤其是听了薛无泪的一番话后,但可怕也好笑的是我知道他刚刚没有一句假话。我慢慢侧过身抬头与他对视,今天的是半面具,但我仍旧看不到他的眼睛,反而我看到了他笑了。

“他反过来用我作诱饵,引你来此。你和他一对一,可有胜算?”

  我没有。

 

 

只消暮雨点滴,便足以粉饰这是非

虽然我并未与他交过手,甚至自那之后连话都没有说过,但我很清楚我们之间的差距,我不会有胜算的。每靠近一步,留给我思考逃跑的时间就更少了,左边是山,右边是崖,前面是他,我后面到是有路...距离不能再缩短了。于是我选好一个时机运足轻功冲进了雾里,也根本不敢回头去看,只能尽最大力气开始绕圈子。他若在下面,那么我就跑到上位的树丛中。他要往上走的时候我就利用他的视觉死角在跳到下面去。最后我找准了下山的路口,已经准备飞过去了,但前方雾中隐约出现了那个人影,当时确实淌下了冷汗。我听到他的声音顺着风传来,你还想逃到哪去?

 

 

阖眼听清风疏叶

似曾有欢声笑言,萦绕这高杆

后来我还是成功逃走了,因为蓝师兄找到我了。他总是有办法的,虽然当时真的很悬,但我们还是成功逃出来了。就这样一刻也不敢停歇,一直跑下了山,直至看到赶来的八荒弟子才放下了心。

原来是曲盟主先前就担心薛无泪会带着公子羽出现为难我们,于是让寒江城的人去八荒请求帮忙,这样这里才出现了许多弟子。蓝师兄受了些许伤,也好在这里有天香弟子能帮他疗伤。后来他问我,薛无泪对我说了些什么。我阖了阖眼,呼出一口气才说,“他告诉我,公子羽要我的命。”

 

 

在你那淡漠眉间,瞥见离人的喜悲霜雪

 

不久以后,江湖上开始传公子羽已经入魔了。蓝铮这个时候跟我提及了孔雀真翎的事,我也知道要对付入魔的他就必须握住这个足够强大的武器,我们便即日就出发去取了孔雀翎。第一次,蓝铮进去取孔雀真翎,只剩下我一个人在外面。他果然来了,幸运的是蓝师兄很快找到东西也出来了。他手臂上的孔雀翎翎羽在阳光下闪耀着金属独有的光芒,翎翅也都在微张摆动。他用孔雀翎威胁了公子羽——这套显然很有效,确实成功让敌人撤退了。后来蓝师兄跟我说虽然找到了,但其中并无翎羽可用,听闻下个疑冢在东越,我们也就马上出发了。

 

  预料不到的事太多了,就像根本猜不到对话被他偷听了,蓝铮进去没多久就被这人杀气腾腾的堵住了,第二次,这次恐怕这次真的要....我没有任何办法,只能躲来躲去的,最后是唐师兄突然出现了,是移花弟子打扮,我再一次被人帮着解了围,唐师兄的八只傀儡困住了公子羽,在这段时间里蓝师兄也找到翎羽赶了出来,他见公子羽有运力突破之势,就将翎羽直接尽数用掉了,谁也不会再想到公子羽会唐门独有的自替身,于是尘土落下看到的是地上几乎不成型的替身,和后面的豪发无伤的公子羽。他看了看斗志不减的唐师兄和蓝师兄,竟是直接走了。

 

  唐师兄状态看起来不太好,但他还是在骗我说没事。后来楚怜心及时赶来了,也告诉我是因为布傀儡镇耗了太多法力,我拜托她好好照顾师兄以后就听了蓝师兄的话,我们要赶快去到伏龙谷。师兄说只要把孔雀翎送到伏龙谷就安全了,况且这也是公子羽最后一次杀我们的机会。后来记忆就直接到了蓝师兄冲我大喊,让我快些跑进前面的沙暴里,身后是来杀我们的公子羽。我不敢多想,也顾不上太多,直接冲进了沙暴里。里面很难受,每一步都难迈出。我拿衣服简单捂住口鼻走了很久,最后在看起来沙暴很少的地方有一个人影,我尝试着喊了一句:“蓝师兄....?”没有人回应我,只有一掌带着七成内力的攻击。

  

  七成不是开玩笑的。我只能说当时他是故意留了我一条命,不然我早已没命了。后来我跪在沙子上捂住胸口的时候也在想,他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思考也不大清晰了,脑袋里大多是嗡嗡声,也根本动不了了。我听见他在和蓝铮说些什么。

 

“三人.....同归于尽.....”

“真的以为我不敢杀你们?”.....

“孔雀翎给你,我知道你一直想与白玉京一战,如今你也只缺这个了。我给你,你放他走。”

我想说不要给,但蓝铮还是示意我不要说话了,然后将孔雀翎交了出去。

  

白玉京没有出现。

 

  我听见蓝师兄问他,就算杀死了我们,你又能得到什么呢?他的回答,我没有听清。但后来似乎是把他惹怒了,但我们运气实在很好,太白的剑神赶来了。他选择了离开。

  因为保住了经脉,服下了师兄给的药丸,又接受了前辈的疗伤以后恢复了很多。蓝师兄说最后一个疑冢在襄州,我们必须赶在公子羽前面取到翎羽,其重要性已经关乎了整个武林。剑神与我们打了招呼,便先行前往了。因为我还是有一些伤未痊愈,腿脚稍微慢了些。我同师兄赶到半山腰的时候,远处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上空炸出了一朵巨大的蓝青色烟花。蓝铮没有说话,加快了脚步。

 

  赶到的时候公子羽已经消失了,只剩下了地上的孔雀真翎和旁边的剑神。剑神告诉我们,此战之后武林中再无孔雀翎,他说话很慢,说完后将剑立在了地上,我的大脑有些发懵,独孤师兄和公孙师兄已经冲上去了,我迈开步子也想过去,剑神用最后的力气让我快去追公子羽,他已如同废人了,我说不出话,只能使劲点点头就和蓝师兄分两路去追了。身后传来的是剑神骄傲的声音,

“生死有命,无需愧疚,帮我给风无痕带一句话,我太白剑法,与大悲赋,孔雀翎,沧浪诀各一战,胜之。”

 

  我自认为运气很好,没走多远就在一个山顶上看到了他。他背对了我很久才转过身来。

他今天没有带面具,眼睛是入魔后的血红色,里面装了我看透了理解不了的东西,也有我原本就没有看透的东西。

 

  我们静静吹了好一会儿风,然后我开口问他,“你做了那么多,想过今天吗?”

他说,只是因为他们要杀他。

我接着说了,你自裁吧。我本也不愿去杀他

 

这次他没再回答我,而是突然笑了,之后沉默了很长时间来反问我,“我为什么要自裁...?”

“我的爷爷和外公留给了我一颗可以压制一切伤势,延缓发作的圣药,大无相丸。”

我顿时感到不妙,甚至连疑问都没说出口就被他接下来的话吓住了

“如果没有你,沈孤鸿未必会来;如果有你做人质,沈孤鸿便一定会来。”

“什.......”我甚至没有说完话,就失去意识了。

亏死了。

 

 

 

愿今生再相见,消融你间悲戚霜雪

 

后来转醒我看到他在拿沧浪剑和沈孤鸿决斗。即使知道他吃了大无相丸,但我还是认为他不该打。虽然醒了但我依旧动不了,喉咙也是沙哑的喊不出声,我想让他们停手

  我还不想他现在就死去...

 

他们没有打很久,在我某个恍惚的瞬间过后,就已经分出了胜负。我看到沈孤鸿没有补上最后一掌。我看到公子羽阖眼前的最后一缕目光放在了我身上。然后沈孤鸿抱起了已经重伤的他,又对后来赶来的掌门说武林已再无公子羽,只留了沈孤雁,愿他们放过这个人,让他带回谷。

 

我看到掌门们同意了。

我最后转头看向了已经带着他离开的沈孤鸿,没有注意到突然出现在我身边的暗卫。他告诉我,他们家主说了,待沈孤雁苏醒后便把我邀去谷里,也叫我不要太担心。

 

直到好几天后我才明白,沈孤鸿肯定知道当时他最后一眼看的是我了。

 

 

 

随手抓过了一张旁边的纸

思绪较乱的写下了几行字

 

三月梨花雪,几载开了又败

笔锋走黑白,丹青中穿插无奈

彼时那弯儿月,何时初现于江畔

而我又在待何人

 

虽然思绪比较乱,但写出来还算比较清晰养眼。我小心的把这张纸卷起来随身收了起来。走出去和门口早已等待了一阵的暗卫打了个招呼

我说,我们走吧,去伏龙谷。


命里有时终须有

故事从一开始就带着读者走进了第一百二十次轮回,这一世从炼丹房开始,接着走出了是凌虚派,走出门派就是三千世界。张京墨这次把希望全赌在了陆鬼臼身上希望能换来一次解脱,最后也终于是成功了。仙师这一世的做法是让人心碎的,他在用前一百多世的记忆去挽回一些自己能做到的事,看到了别人命运得到解脱,自己却只能接着默默走下去。

从开始到真相出现的过程中迷雾是一点点消散的,有时间到了就自己散去的,也有张京墨凭双手挥去的,最后浮出来的是难以想象的结局也是仙师终于的解脱,解脱的同时是暂时被抛下的陆鬼臼,已成魔的顾念沧,摆脱了孽缘的于焚和还在门派里等他的百凌霄和掌门,总觉得故事还没有讲完,少了一些最普通也是最难的再相见。

原来不止他一人陷在了这百世轮回里,逃不掉,躲不了,难挣脱。原来宫家双子和整个昆仑巅都在同他一起走这百世轮回,



他说:“遇到你们,我很高兴。”

“因为,你们的存在让我的报复,终于有了意义,让我知道,不止我一人,在这轮回里苦苦挣扎。”

“我靠,你敢为了那个工程师跟你家人翻脸?”
手机里静默了几秒钟,紧接着韩越的声音响起来,十分镇定而有力:

“我敢。”

在江湖过的第一个冬天!
下雪的开封真好看啊

开了个小号,做任务的时候没忍住就截了

欧阳靠在门外听了很久
本来他已经到了门口,听到了里面老高似乎在和伟哥说着什么,好像是老高又不让人碰了,主席又和他吵了,又要拿高锰酸钾拖地了。按他的性子应该大大咧咧的走进去听才对,但是不知怎么了,一听到是有关老高的事,就往墙边一靠,偷偷听着了。

再后来墩布拖地的声音有些盖过了交谈声,待噪音渐渐减小了之后,就听到了伟哥说“那我们聊聊欧阳吧?”然后就是那句“…除了性向,他是这个世界上最适合我的。”虽然这话声音有点小,还是被他给听到了

他这是喜欢我吗?大脑一阵阵发懵,异样的情感或许他自己也说不清。
但来不及思考就发现伟哥要出来了,情急之下只能跑到楼梯那里假装再往上走。伟哥出来的时候,就装作在向宿舍门走去的样子,然后互相打个招呼就完全o k了。

毕竟听到了不该听的,还是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欧阳这样告诉着自己顺便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推开了门,又成为了那个十分阳光的欧阳,然后笑着说我回来啦。里面老高显然被他吓了一跳,又询问着他怎么回来了。为了找一个合理的理由,欧阳只能说是收到了伟哥的消息然后就回来了。在没被质疑后他悄悄松了口气。

后来欧阳为了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便问老高要不要抽卡,然后又在想起什么之后,脱下了外套擦了手和脖子才靠过去,在经历了说好一起抽卡缺只给我留了10张的心痛后他突然听到老高开口了,你要是十张里能抽到了ssr我就继续。
“那我肯定能抽到。”这是欧阳的回答

结局总是有些可惜的,ssr出在了第11张里,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刚刚在门口听到的话,他很严肃的告诉了现充自己的想法,还有那句能不能别这么哈批,我都要看不起你。意料之中的换来了对面人的沉默
再后来老高催欧阳去洗澡,欧阳吐槽了两句却反遭到了威胁只能一边喊爸爸一边拿起东西准备去洗澡了

直到他手已经放在了门把手上的时候,突然开口问了现充:“我给你抽出ssr了,那刚刚你说的那个事情还会坚持吗?”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虽然有点可惜不是那10张里的……”
身后久久没有传来答复,然而世界又总是充满了惊喜,惊喜到欧阳都准备说那就算啦,我去洗澡的时候,现充开口说了

他说,也就差了一张票而已,那就坚持下去吧。

青年和他的猫


听说村子中最近新来了一位住户,他穿着简单但又有着别样的气质,就是头发给人有点凶的感觉,而且每次有人去想去打招呼都会被他同样凶的表情吓得只快速打了个招呼,把剩下的话咽回肚子里就急忙跑开了。
这位住户把房子选在了离大家稍远的地方但实际也没差多远,可能他喜欢安静一点的环境,村子里其他人这样想。

他好像很少出屋,除了必要的时候会去集市买一些东西,有鱼,有菜,也有肉,等不多一会儿就会看到有白烟从烟囱里飘出,每次村长看到都会想,多好的小伙子啊,也不知道有对象了没。
他也真的不怎么和村里人接触,只有偶尔大家上门去问一些事的时候才能有些交流,而每次这种时候,人们就都能从门缝里看见一只小猫,有时候趴在沙发上有时候就在那个人的脚边,喵咪全身雪白,只有一边的耳朵是鲜艳的红色,但是是真的很可爱,以至于有的小姑娘都伸出手想抱一抱,但每次都会被那个人在前一秒准确的抓过来抱在怀里,然后有些凶的看着眼前伸出手的人,结果姑娘们只能在心里默默抱怨养了猫却还这么凶这个事实。结果下一秒猫咪用头蹭蹭他的手掌,火气就立马消失没了。
姑娘们:原来还是个猫奴??

都这么说,可是人们又总能在夜晚看到那间屋子亮着灯,隐隐有两个人影坐在里面开心地说着什么,再有月色好的时候他们就会出现在屋前的石桌前说笑着,月光洒过去,隐隐约约能看出新出现的人头发是两种不同的颜色。
日子就这样一点点过去了,每天鱼摊老板都会被很快买走最好的那条鱼,每天姑娘们都想着能摸摸那只猫,每天也都能看见那间小屋上方冒出的白烟。

后来再有一天,人们再去那个屋子的时候,开门的是一个红白头发的年轻人,年龄看起来与屋主人差不多,人们在向年轻人说明了要找一下屋主人之后,只见他回头冲屋里喊了一声,后者虽然不耐烦已经表现在了脸上,但脾气却出奇的好到回了一声“我知道了啊”就走了过来。
于是红白发的年轻人就坐到沙发上继续去看书了,村子里的人在看到这一幕才想起原本沙发上的该是一只红白发色的猫咪,现在却没有了,脑海中的两幅画面重合了,所有人都有些震惊地看了过去,只有那个凶凶的年轻人直接挡了过去,然后又开始一副凶巴巴的样子问到底有什么事,然后还拦住了想要靠近里面的人的姑娘们:
“他不可以碰,以前是现在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