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里

没有故事,也很快乐

命里有时终须有

故事从一开始就带着读者走进了第一百二十次轮回,这一世从炼丹房开始,接着走出了是凌虚派,走出门派就是三千世界。张京墨这次把希望全赌在了陆鬼臼身上希望能换来一次解脱,最后也终于是成功了。仙师这一世的做法是让人心碎的,他在用前一百多世的记忆去挽回一些自己能做到的事,看到了别人命运得到解脱,自己却只能接着默默走下去。

从开始到真相出现的过程中迷雾是一点点消散的,有时间到了就自己散去的,也有张京墨凭双手挥去的,最后浮出来的是难以想象的结局也是仙师终于的解脱,解脱的同时是暂时被抛下的陆鬼臼,已成魔的顾念沧,摆脱了孽缘的于焚和还在门派里等他的百凌霄和掌门,总觉得故事还没有讲完,少了一些最普通也是最难的再相见。

原来不止他一人陷在了这百世轮回里,逃不掉,躲不了,难挣脱。原来宫家双子和整个昆仑巅都在同他一起走这百世轮回,



他说:“遇到你们,我很高兴。”

“因为,你们的存在让我的报复,终于有了意义,让我知道,不止我一人,在这轮回里苦苦挣扎。”

“我靠,你敢为了那个工程师跟你家人翻脸?”
手机里静默了几秒钟,紧接着韩越的声音响起来,十分镇定而有力:

“我敢。”

在江湖过的第一个冬天!
下雪的开封真好看啊

开了个小号,做任务的时候没忍住就截了

欧阳靠在门外听了很久
本来他已经到了门口,听到了里面老高似乎在和伟哥说着什么,好像是老高又不让人碰了,主席又和他吵了,又要拿高锰酸钾拖地了。按他的性子应该大大咧咧的走进去听才对,但是不知怎么了,一听到是有关老高的事,就往墙边一靠,偷偷听着了。

再后来墩布拖地的声音有些盖过了交谈声,待噪音渐渐减小了之后,就听到了伟哥说“那我们聊聊欧阳吧?”然后就是那句“…除了性向,他是这个世界上最适合我的。”虽然这话声音有点小,还是被他给听到了

他这是喜欢我吗?大脑一阵阵发懵,异样的情感或许他自己也说不清。
但来不及思考就发现伟哥要出来了,情急之下只能跑到楼梯那里假装再往上走。伟哥出来的时候,就装作在向宿舍门走去的样子,然后互相打个招呼就完全o k了。

毕竟听到了不该听的,还是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欧阳这样告诉着自己顺便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推开了门,又成为了那个十分阳光的欧阳,然后笑着说我回来啦。里面老高显然被他吓了一跳,又询问着他怎么回来了。为了找一个合理的理由,欧阳只能说是收到了伟哥的消息然后就回来了。在没被质疑后他悄悄松了口气。

后来欧阳为了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便问老高要不要抽卡,然后又在想起什么之后,脱下了外套擦了手和脖子才靠过去,在经历了说好一起抽卡缺只给我留了10张的心痛后他突然听到老高开口了,你要是十张里能抽到了ssr我就继续。
“那我肯定能抽到。”这是欧阳的回答

结局总是有些可惜的,ssr出在了第11张里,也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刚刚在门口听到的话,他很严肃的告诉了现充自己的想法,还有那句能不能别这么哈批,我都要看不起你。意料之中的换来了对面人的沉默
再后来老高催欧阳去洗澡,欧阳吐槽了两句却反遭到了威胁只能一边喊爸爸一边拿起东西准备去洗澡了

直到他手已经放在了门把手上的时候,突然开口问了现充:“我给你抽出ssr了,那刚刚你说的那个事情还会坚持吗?”
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虽然有点可惜不是那10张里的……”
身后久久没有传来答复,然而世界又总是充满了惊喜,惊喜到欧阳都准备说那就算啦,我去洗澡的时候,现充开口说了

他说,也就差了一张票而已,那就坚持下去吧。

青年和他的猫


听说村子中最近新来了一位住户,他穿着简单但又有着别样的气质,就是头发给人有点凶的感觉,而且每次有人去想去打招呼都会被他同样凶的表情吓得只快速打了个招呼,把剩下的话咽回肚子里就急忙跑开了。
这位住户把房子选在了离大家稍远的地方但实际也没差多远,可能他喜欢安静一点的环境,村子里其他人这样想。

他好像很少出屋,除了必要的时候会去集市买一些东西,有鱼,有菜,也有肉,等不多一会儿就会看到有白烟从烟囱里飘出,每次村长看到都会想,多好的小伙子啊,也不知道有对象了没。
他也真的不怎么和村里人接触,只有偶尔大家上门去问一些事的时候才能有些交流,而每次这种时候,人们就都能从门缝里看见一只小猫,有时候趴在沙发上有时候就在那个人的脚边,喵咪全身雪白,只有一边的耳朵是鲜艳的红色,但是是真的很可爱,以至于有的小姑娘都伸出手想抱一抱,但每次都会被那个人在前一秒准确的抓过来抱在怀里,然后有些凶的看着眼前伸出手的人,结果姑娘们只能在心里默默抱怨养了猫却还这么凶这个事实。结果下一秒猫咪用头蹭蹭他的手掌,火气就立马消失没了。
姑娘们:原来还是个猫奴??

都这么说,可是人们又总能在夜晚看到那间屋子亮着灯,隐隐有两个人影坐在里面开心地说着什么,再有月色好的时候他们就会出现在屋前的石桌前说笑着,月光洒过去,隐隐约约能看出新出现的人头发是两种不同的颜色。
日子就这样一点点过去了,每天鱼摊老板都会被很快买走最好的那条鱼,每天姑娘们都想着能摸摸那只猫,每天也都能看见那间小屋上方冒出的白烟。

后来再有一天,人们再去那个屋子的时候,开门的是一个红白头发的年轻人,年龄看起来与屋主人差不多,人们在向年轻人说明了要找一下屋主人之后,只见他回头冲屋里喊了一声,后者虽然不耐烦已经表现在了脸上,但脾气却出奇的好到回了一声“我知道了啊”就走了过来。
于是红白发的年轻人就坐到沙发上继续去看书了,村子里的人在看到这一幕才想起原本沙发上的该是一只红白发色的猫咪,现在却没有了,脑海中的两幅画面重合了,所有人都有些震惊地看了过去,只有那个凶凶的年轻人直接挡了过去,然后又开始一副凶巴巴的样子问到底有什么事,然后还拦住了想要靠近里面的人的姑娘们:
“他不可以碰,以前是现在也是。”